位置: pk10人工在线计划 娱乐 陈佩斯爱子进军喜剧 称喜欢郭德纲但买不起票

陈佩斯爱子进军喜剧 称喜欢郭德纲但买不起票

作者:解错 来源:本站原创 时间:2019-11-16

  陈佩斯舞台喜剧的开山之作《托儿》,已经以三版青春阵容分别在世纪剧院和海淀工人文化宫演了50多场,但是近期,每场演出后,总有观众走到台前,询问其中饰演陈晓的演员陈大愚,“你是陈佩斯的儿子吗?太像了。”而他只是礼貌的笑笑,并不作答。

  在公众的印象中,陈佩斯的儿子除了留学海外,并无太多踪迹可循。但其实2012年大道喜剧培训班创立之初,陈佩斯的儿子陈大愚就已经回国,后来相继出演了青春版《阳台》和《托儿》,只是一直被不愿张扬的父母雪藏了起来――剧组其他演员接受采访,他不出镜还负责买水;爸爸执导电视剧,他当导演助理兼跑龙套演演“背影”,“我没有机会演影视,也不想红,就想先把手头的角色演顺了,其他的以后再说,但可以肯定的是,会一直走喜剧这条路。”

  一直觉得对不起前几场看我演出的观众

  18岁只身赴美,因为数理化成绩出色而选择学了两年生物。可一直觉得人吃饱最重要的陈大愚,因为在国外的一次挨饿,突然觉得人有时饿一饿也挺好,吃饱其实不那么重要,于是放弃了生物,转到加拿大读戏剧。每逢暑假,他都会回国,给爸爸的剧组当场记。直到第一期大道喜剧培训班开班,陈大愚刚巧放假回来,坐在台下和其他学员一道听爸爸讲课的他开始跃跃欲试,直到听说青春版《阳台》剧组缺少饰演“老穆”的人选,他主动请缨,开始爸爸陈佩斯并不同意。

  两年前刚上台时,陈大愚的肢体明显较劲,形体紧张得就像在背动作,“我一直觉得特别对不起前几场看我演出的观众,演得太嫩、太差了。”如今,已经对角色驾轻就熟的他不再刻意模仿爸爸,“我一自然反而更像他,一学倒不灵了,现在很多人都说我在剧中有几个细节的表演跟我爸当年一模一样。”

  爸爸气场强大,所以我比较闷

  在国外,陈大愚虽然没有打过工,但从没过过像很多“富二代”那样的生活,“为了省钱,我常常吃酱油拌米饭加鸡蛋,因为营养不均衡,所以那时有点虚胖。现在为了舞台上更灵活,我每天只吃两小碗饭。”眼下,陈大愚同其他演员的生活节奏是一样的,周一至周三排练,周四休息,然后是一连三天的演出。有时一天两场,而他演的陈晓又是极耗体力,一场演下来三四身汗,换下来的衣服为了下一场接着穿得赶紧用熨斗烫干,运动饮料更是摆在侧幕随时补充。“开始演时没经验,不懂得补充盐分,后来汗滴到眼睛里连沙的感觉都没有了,回家只能大口吃盐。”

  看着正在排练的《阳台》剧组的学员常常被骂,陈大愚偷笑着,“我们当初也跟他们一样,是被骂着过来的,我爸不是骂人,有时你演的不对,反复几次,他实在没辙只能很无奈地说算了,就这么着吧。这时你心里更难受。”从小到大,“星二代”的压抑一直伴随着陈大愚,“爸爸没有刻意压我,但他的能量太大,往那一站就霸气外漏,所以我的性格比较闷,但心理也特别抗压。”

  喜欢郭德纲,却因演出太贵买不起票

  还没正式登台时,陈大愚就喜欢卓别林和马三立,现在开车来排练的路上,他都会跟着王�h波的评书练嘴皮子,为了形体还专门去学了国标舞和现代舞。喜欢相声,也喜欢郭德纲,但他却很少去看现场,“只看过一次,还没有郭德纲,有他的演出太贵了。”在剧组同伴看来,陈大愚是一个逻辑思维能力极强的人,爱动脑子,分分钟就能改完一个剧本,喜欢清静,这种安静喜思考的个性几乎与陈佩斯如出一辙。

  “在生活中我会随时比照演戏的不足,比如在台上演丢了东西,我都能感觉到自己演的挺假。后来有一次我真在超市里丢了东西,这通找,找到后我一下明白了找东西该是什么状态。”看别人的小品,陈大愚从来不笑,因为他总是边看边想他下面要用什么技巧,说什么台词。“前不久有一天无聊我去看了《分手大师》,竟然看哭了,看着演员为博观众一笑那么卖命,我觉得特心酸。还有一次看到一个小丑在逗别人笑,我几乎不敢看,赶快走过去,这就是喜剧演员自己心里的苦吧。”文/本报记者 郭佳

打印此文】 【关闭窗口】【返回顶部】 [
相关文章
推荐文章
栏目导航